达州宣汉警方追凶18年 终擒犯罪嫌疑人

发布时间:2018-07-27 09:15 信息来源:

  18年前,达州宣汉县清溪镇一农家院落发生一起凶案,犯罪嫌疑人杀人后畏罪潜逃;18年来,宣汉警方辗转多省寻找线索,一直没有放弃案件的侦破和对犯罪嫌疑人的追缉,并于近期擒获18年前命案的在逃犯罪嫌疑人。

  农家院落突发凶案

  2000年8月11日上午,宣汉县清溪镇王家坝村4组,14岁的初中生冉某程像往常一样,与从新疆回来的同岁堂弟冉某一起,到邻居符某家玩耍。冉某程堂兄弟俩与16岁的符某堂兄弟俩在二楼一起听录音机期间,冉某程与符某发生口角,随后,冉某程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朝符某刺去,符某的堂弟制止时被刺伤后逃脱,而冉某程又朝符某的腹部、颈部连刺数刀,然后与堂弟冉某仓皇逃离现场,逃往位于宣汉县黄石乡的外公外婆家躲藏。第二天,冉某程堂兄弟俩得知符某已经死亡,公安机关正在缉拿凶犯。

  案发后的第三天,由于害怕死者亲属报复和受到法律追究,冉某程堂兄弟俩逃到达州后就此别过。堂弟冉某逃回新疆后,担心此事牵连到长年在新疆某农场务工的家人,便在外四处流浪生活,2008年,冉某在新疆因犯抢劫杀人罪被判死缓,至今仍在监狱服刑。而冉某程告别堂弟后,因身无分文、举目无亲,睡过大街、住过山洞,靠捡垃圾、乞讨等方式逃到了成都。

  父亲“救子”埋下苦果

  远在北京务工的父亲冉某雨,得知儿子犯下命案后遁逃失联,心中又气又急,辞去了北京的工作返回达州寻找冉某程,经多日找寻无果,辗转到了成都。2000年9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冉某雨通过传呼机联系上了儿子冉某程。近半月后,父子俩在成都重逢,当夜,两人抱头痛哭。

  可怜天下父母心。冉某雨找到冉某程后,念及儿子年幼无知,担心其行为给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又要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便暗自下定决心决不能让儿子身陷牢狱。2000年10月,冉某雨觉得成都离达州老家太近了,容易被发现,于是将儿子带到了贵阳。为了生活,冉某雨做起了卖菜的生意,并将冉某程带在身边,他自认为找到了一条既可以谋生又可以帮助儿子逃脱罪责的门路。

  2001年,冉某雨思前想后,觉得这样始终让儿子无法逃脱法律追究,便想出了以捡拾孤儿的幌子,把儿子“过继”给他人的“救子”之策。通过他人介绍,冉某雨将冉某程“过继”给贵州省金沙县禹漠镇的蔡某贤家作养子,取名蔡某鑫,于2009年正式入户蔡家。从此之后,蔡某鑫在金沙县上完初中、高中,其读书的费用由生父冉某雨全部负担。直到2006年,蔡某鑫高中毕业后到广州务工,期间自修了机修专业并取得大专文凭。从那以后,冉某雨与蔡某鑫约定,今后不再继续联系。2013年,蔡某鑫回金沙县禹漠镇,与当地一女青年成婚。2014年,蔡某鑫通过广州一家能源公司外派,出国到巴基斯坦和印度尼西亚务工,长时间隐匿于国外。

  跋山涉水辨明“真身”

  该案发生后的18年里,宣汉县公安局一直没有放弃案件的侦破和对犯罪嫌疑人的追缉。警方历次专项行动均将此案列为重点,数次派出专案组赴新疆、贵州、北京、重庆、成都等地,追踪与冉某程这个名字有关的一切线索,开展了大量工作,遗憾的是均无实质性进展。专案组还分别于2006年、2012年两次到贵阳找到其父冉某雨,但是冉某雨护子心切,均以“不知其下落”等借口侥幸过关。

  天不藏奸。2018年5月11日,蔡某鑫到浙江省余姚市探访其岳母后,准备启程返回位于广州的公司,在余姚市火车北站被警方抓获归案。虽然被擒,冉某程仍声称其名为“蔡某鑫”,矢口否认真实身份,亦拒不供认其犯罪事实。

  宣汉县公安局再次组织经验丰富的刑侦民警召开紧急研判会,厘清工作思路,明确行动任务,紧盯“冉某程”和“蔡某鑫”两条身份线索,天南海北、跋山涉水,经过整整一个星期的追查梳理,最终将两个身份汇聚成一条线,这场“去伪存真”的辨身之战最终得出“蔡某鑫”就是“冉某程”的结论。面对如山铁证,经过宣汉县刑警的开导教育,冉某程悔恨交加地坦白了一切。随后,身在云南昆明的冉某雨也被宣汉警方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