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山区女警的“多重角色”——钟雪芹

发布时间:2018-03-07 14:25 信息来源:

   和很多人一样,钟雪芹年少时对警察这个职业开始有了向往,制服很帅,工作内容很神秘,于是她报考了泸州警校。1992年毕业后如愿当上警察,回到家乡阿坝州茂县参加工作。在从警的20多年里,她经历过破案的成就感,经历过不被理解的委屈,也经历过地质灾难的重创。因为职业的需要,她曾经在亲情方面给予家人尤其是孩子的太少。如今,她想试着回归母亲的角色,体会生命中每一段经历和美好。
  因为热爱 选择从警26年
   阿坝茂县地处高原,高山峡谷遍布,钟雪芹就是扎根一线无数山区民警中的普通一员。山区民警的工作环境比较艰苦,天寒地冻,高海拔,长途跋涉都是司空见惯,这一切都没熄灭她当警察的热情。“有时候熬几个通宵,办成一个案子,觉得特别有成就感,也和我想象的警察一样。”
  如果说办案是警察的专业素养,处理繁琐的群众事件却让钟雪芹有了一丝忐忑。
  

 

  一年夏天,她工作的区域遭遇山体滑坡,接到各部门通知必须进行道路交通管制。那时正值农副产品销售的季节,当地村民收好了果子,准备运出去卖,走到钟雪芹执勤的网点,却被民警们拦下。
  “老乡,前头路堵了,暂时不能出去,麻烦你们回去等路通了再走,现在去很危险。”听到这样的消息,村民们急了,这辛苦劳作了一年的东西,运不出去,直接损失就好几万。
  情急之下,村民们指着钟雪芹和同事就骂,说警察断了他们的财路。钟雪芹也委屈,这不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吗?在和村民们反复沟通和劝导下,大家终于同意回家等候消息。
  路通了以后,钟雪芹再次见到骂他的村民,大家却一改抱怨的情绪,纷纷向她表示感谢,“谢谢警察同志,那个时候确实是我们太心急了,你劝我们确实是为我们安全着想!”
  事后,她感叹,不是只破案才叫好警察,要有专业的素养,还得有一颗为老百姓着想的心,想他们所想,才能配得上警察的称号。
  经历灾难 却不沉浸于悲伤
  2017年6月24日,茂县叠溪新磨村新村发生山体垮塌,山石瞬间掩埋如诗如画的美丽村庄。灾情发生时,钟雪芹正任职叠溪派出所的所长。当天灾情刚发生,钟雪芹立刻赶到现场,眼前的景象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对于新磨村,她人熟、地熟、情况熟,在“一标三实”工作中她和同事经常挨家挨户走访,淳朴善良的村民捡到野山菌请他们到家里吃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钟雪芹带领驰援警力立即疏散附近的群众,在保证现场附近的村民都全部撤离的情况下,她来不及吃上一口饭,召集派出所民警简单分工。
  夜幕降临,灾后的新磨让这个坚强的女汉子也难掩心中哀伤,看着失联名单上的熟悉姓名,钟雪芹忍不住嚎啕大哭。她是警察,也是人,见到这样的场景,她惋惜落泪,却不能一直沉浸在悲伤中。“我要是垮了,他们咋办,我一直哭哭啼啼,我们的工作怎么开展,我还是要当大家心中那个坚强的警察。”

  回归母亲角色
  三八妇女节到了,从一线民警,到派出所所长,再回到民警岗位,钟雪芹忙碌的工作让她始终心怀愧疚。对于已经在读大学的儿子,她认为自己在孩子成长路上,是一位不合格的母亲。
  当年儿子还年幼,丈夫在外地打工,本在家里陪儿子的她,凌晨一点过接到了紧急任务。哄儿子入睡后,她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家,去执行任务。当她再次返回家中,发现家里所有的灯都亮着,她心头一紧,以为家里出了事。急急忙忙跑上楼,发现儿子抱着枕头坐在床上,一句话不说,看到钟雪芹回家,儿子忽然哇哇大哭起来,“妈妈,你不要当警察了好不好,来当幼儿园的老师,这样你就可以天天陪我了。”

  说起家庭,钟雪芹一度红了眼眶。她说,当警察很难平衡家庭和工作。2017年11月,她从叠溪调回茂县城西派出所担任刑侦工作,虽然工作依然忙,但是离家近,下班后能经常和家人一起吃饭。2018年1月,儿子放寒假回家,几乎每天都能和她相见。从这时开始,钟雪芹找到了久违的当母亲的感觉:下班后回家,儿子会帮忙做饭,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简单的便饭,这让钟雪芹感到很幸福。“这么多年,终于有机会能陪陪家人,手上依然做的是喜欢的工作,很满足。”(田之路)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