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双白手套——高速交警李元华和他老父亲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8-07-20 15:08 信息来源:

  老李家的柜子里,整齐的摆放着两双白手套,旁人乍一看并不觉得特别,但对于普通的打工群众老李和他的四川高速交警儿子小李来说,这简单朴素的小物件,却是他们的心头宝。

  老李的白手套

  老李祖籍南充仪陇,每逢与人聊起都特别骄傲:“德高望重的朱德元帅和为人民服务的张思德同志都是我们那儿的!我们仪陇缺水、缺电、缺钱……啥都缺,就是不缺德!”勤劳踏实的老李夫妇吃了没文化的亏,一年中除了春节那短短的几天,其余的时间都辗转各个建筑工地,靠着做苦力养活子女。无论酷暑严寒,他的身影总是出现在数十米高的脚手架上。汗水顺着他的脸颊像小溪一样不停地往下淌,老李时不时扯下脖子上的毛巾擦拭一番。尽管有手套的保护,但是日积月累的辛苦劳作,依然给这个老实汉子的双手烙刻上岁月的痕迹。粗大的手指,关节高高隆起,蚯蚓般的血管在黝黑粗糙的皮肤下蜿蜒,数不清的小裂口和厚实的茧巴一眼可见。

  经济的窘迫与父亲的不易,小李看在眼里,印在心上。高中时,为了节约20元的车费,小伙子每个周末都步行40多里路往返于家和学校。终于,有一次在和父亲通完电话后,小李忍不住埋在被窝里哭了。他想辍学去打工,减轻父亲的压力。谁知道,一贯好说话的老李得知这一消息,难得发了顿脾气:“好好读书,不准东想西想!只要你成绩好,再苦再累,老子都供你!”

  几十年如一日,坚韧的白手套,护卫着老李在工地上的安全,也护卫着小李实现自己的大学梦。

  小李的白手套

  小李的全名叫李元华,为人却一点都不“圆滑”,是一名普通的高速交警。在四川警察学院读书期间,他勤奋学习刻苦专研,不仅得到老师的好评,还获得了“学习标兵”、“优秀干部”、“优秀党员”、“国家励志奖学金”、“社会实践先进个人”、“法律知识竞赛二等奖”等各类荣誉。2008年,四川发生汶川大地震。灾后,他放弃暑假休息,积极组织同学参加关爱灾区留守儿童社会实践。在学校组织的抗震救灾中,他主动要求分派到重灾区支援,不怕熬夜受苦,尽全力帮助受灾民众。治安管理学专业的他不仅同专业名列前茅,毕业前还拿到了侦查学本科毕业证,并以优异成绩考入了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戴上属于自己的白手套,大学生小李正式成为了高速交警李元华。

  雅西高速公路通车后,由于新招录的警察还待培训,警力严重不足,李元华积极响应支援方案,前往条件最艰苦的栗子坪中队。30余天的支援期,李元华未休息一天,全身心扑在工作里。还记得有一天晚饭后,李元华带领仅有的一名辅警在连续处置完两起事故现场刚刚回到中队,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又接到一个报警电话。原来铁寨子隧道至拖乌山隧道约10公里的路段突降暴雪,很多驾乘人员将交通安全忘诸脑后,纷纷将车辆停在应急车道上玩雪拍照。加上天色渐晚,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李元华一听就急了,不顾身体的疲劳,迅速组织路安人员,前往暴雪路段处置险情。瞬息万变!一个小时前毫无任何下雪迹象的路段,一个小时后,覆盖的积雪厚度深达10厘米。李元华果断通知相邻收费站关闭。

  4月的雅西,白天穿衬衣。任务的险急,让李元华忽略了自己。直至夜幕降临寒风骤起,本能的一个哆嗦才让他发现衣着似乎过于单薄。由于暴雪路段前后有近30公里的盘山隧道公路,加之夜间视线不好,为了保障除雪人员的安全,李元华始终坚守着,配合在远端收费站进行分流的同事,一直来回游走,劝导过往车辆下站绕道或休息。直到次日9时许,天空放晴,路面积雪基本清除完毕,李元华才松了一口气。路安人员劝他一起回去吃个早饭好好睡一觉,而他却婉言拒绝。随即驱车查看暴雪路段是否还存在安全隐患,然后并一直在路上来回巡逻维持秩序,及时劝离停留在高速路上玩雪看景的驾乘人员。直到下午15时许,滞留车辆基本放通,他才拖着又饿又冷的感冒身体回中队。

  工作七年多,同事们都戏称李元华是”竹竿”.由于肠胃的消化吸收功能不好, 60公斤的体重与180厘米的身高严重不符。在2015年11月底的体检中,医生发现他的癌指标检测超标50%以上。坚持就诊吃药一段时间,仍未见指标有明显改善。单位的领导同事纷纷劝他,请假去川医、华西等大医院仔细检查一下身体。可是一想到春运即将开始,辖区路段正处于川滇交界,是进出川车辆必经的“南大门”,他便想着再缓一缓,等忙完春运再说。2016年1月24日凌晨,一阵急促的报警电话铃声划破了寒夜的寂静:六辆大型货车发生碰撞。李元华迅速赶赴事故现场。处理过程中,当他了解到死者为家庭唯一的经济来源后,主动积极为其子女争取学校的补助金。调查取证、协商调解,安抚死者家属……直至7月20日,法院审判完毕。这样的例子多不胜数,对工作的全身心投入,导致了体检计划的一再拖延。不是他不在乎自己的健康,他也深知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但是一有任务,“腿脚就不听我使唤,哎,等忙完这段时间就去大医院检查。”李元华的话语里,毫不掩饰他对这份职业的热爱。工作中,他经常自己掏腰包邮寄各种交通安全宣传资料给当事人,对于因身体等原因到场困难的当事人,他则主动上门。遇到失常、迷路的老人,他总是耐心的将他们送回家或是买好车票,送上回家的班车。遇到贪玩违法上高速的小朋友,他则会板着脸假装严厉地进行教育,当小朋友认识到错误并愿意改正后,立马变回那个温柔好脾气的警察蜀黍。好奇的群众问他:“你没有下班时间吗?”他憨厚地回答:“不是说有困难找警察吗?更何况这是我的工作”。

  其实,李元华的话还没有说完。工作后有一次轮休,他曾悄悄地去了父母所在的建筑工地,两道单薄佝偻的身影在各种笨重的钢筋建材里若隐若现。二话没说,取下交警执勤的白手套的他,换上父亲常戴的工业用白手套就开始干活,希望能帮他们减轻负担。孝顺的他主动扛起家庭的责任,不愿意父母再如此艰辛,朴实的老李却连连拒绝。没有文化的贫穷农民家庭能够供出来一个大学生,老李很骄傲;毕业后能当上光荣的人民警察,老李更是欣慰。闲不住的老李早已习惯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节奏,他不允许李元华分心,必须要踏实认真做好这来之不易的工作。

  从偏远乡村走出来的李元华知道,警察梦不仅是他自己的梦,也是父亲,是整个家的梦。曾经经历战胜的种种困难,早已化为内心感恩的坚守与执着。(李轶寒)

分享
TOP